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瓦尔特•施瓦德勒(Walter Schweidler)先生受聘为我院高端外籍教授并开展系列讲学活动

发布时间:2017-11-11

201710月,德国著名当代现象学家、里德学派代表、德国艾希施泰特-因戈尔施泰特大学教席教授瓦尔特•施瓦德勒(Walter Schweidler)先生受聘为我院高端外籍教授,并成功开展系列讲学活动。


1013日——23日,施瓦德勒教授面向师生开设讲座两场;为哲学系本科生、硕士生开设“现象学与海德格尔哲学专题”课程,讲授四大主题。我院哲学系贺念副研究员担任现场主持,并做翻译和讲解。


1013日,施瓦德勒教授在学院311会议室以“克服形而上学——20世纪哲学的基本主题”为题进行演讲。   

施瓦德勒教授首先勾勒了20世纪哲学在不同潮流中都兴起的“克服形而上学”运动,如以卡尔纳普为代表的逻辑实证主义、以维特根斯坦为代表的语言哲学和以海德格尔为代表的现象学,都分别将“克服形而上学”的口号作为自己哲学的基本诉求。他深刻阐析了海德格尔和维特根斯坦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两位哲学家如何处理“克服形而上学”的悖论问题,即:远离形而上学的主张与自身亲近形而上学的研究之间的矛盾之处。他富有创见地指出,由康德和费希特开始,形而上学概念有了“人类学”以及“私人化”的含义,并且在19世纪的谢林和尼采那里,“形而上学”成为了有待克服的东西:前者将其理解为“哲学的自身异化”,后者将其理解为“谎言”。海德格尔与维特根斯坦作为20世纪哲学的高峰承继了这一思想立场,但对“克服形而上学”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克服形而上学不是为了反对形而上学,不是对其实体内容进行翻转,而是认为形而上学的实体内容应该消失。


施瓦德勒教授以维特根斯坦的“深层语法”和海德格尔的“Being自身乃虚无”的命题为例,分别论述了形而上学之所以产生的过程以及它的界限所在:如果人们企图用神经科学来解释“我相信”与“我知道”的区别,或者如果人们企图用科学来说明世界图景以及人性气质的历史变迁,从而遗忘历史性背后所发生的虚无的话,形而上学就发生了。对于维特根斯坦,语言与事实的关系,不是像邮票贴在信封上的那种关系,并且语言的界限是不能逾越的。相应地,在海德格尔看来,从个人性时间到历史性时间,人性气质会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历史性发生的背后是虚无,我们不能选择自己出生的时代观,也不能对历史性运作的虚无进行科学性说明。克服形而上学就是指明形而上学的界限,并且只有通过这种克服,才能真正理解形而上学的本性。因此,克服形而上学不是摧毁形而上学,而是在获得一种理解式的承认目光之后,执行超越形而上学之思。施瓦德勒教授以歌德的一句名言来总结到底为何要克服形而上学:我们总是想求知,想知道关于世界的一切,但只有当我们知道在哪里停下求知的意志,我们才真正理解求知的意义。

1014日——22日,施瓦德勒教授为我院哲学系本科生、硕士生开设“现象学与海德格尔哲学专题”课程,包括四大主题:1、海德格尔的“哲学”概念与他的现象学起点;2、“是与时”:此是分析论与“历史性”问题;3、从“是与时”到“是之历史”:海德格尔的 “形而上学”概念与他对西方是态学的结构;4、“同一与差异”:后期海德格尔对当代法国哲学的意义(列维纳斯、利科、马里昂)。


在第一次集中讲课中,施瓦德勒教授首先介绍了海德格尔哲学产生的背景,包括新康德主义、实证主义、历史主义以及生命哲学,并且详细阐释了吸引海德格尔进入哲学之路的“是(SeinBeing)之问题”。施瓦德勒教授将早期海德格尔哲学概括为“现象学的是态学”与“实际性的解释学”的统一:即哲学不是研究具体是者领域的实证科学,而是研究是者之为是者,以及是本身(SeinBeing)的科学,这样研究需要一种现象学方法,另一方面,这种哲学研究需要首先将自身集中于此是(Dasein)的实际性之阐释中。对是者之是的研究,需要我们有一种现象学的打量眼光,但“现象”原初地是在实际性的境遇中被具有向来我属性的此是所生存着地“阐释”着的。

在第二次集中讲课中,施瓦德勒教授重点讲授了海德格尔哲学中的“转折”(Kehre)问题。教授首先介绍了海德格尔的“虚无”概念的重要性,他将其理解为是者(das Seiende)与是(Sein)之间的中介概念,它让“是者作为一般是者”对人之此是的敞开性成为可能。教授分别从Schein(假象)与是(Sein)的现象学关系、从范式转换的历史偶然性的角度,论述了奠基于虚无的“不是什么,而是什么”的机构(nichtsondern…)如何本质上允诺了人之此是的自由,以及科学进步和发展的可能性。正是因为对“虚无”的思考,让海德格尔在转折之后,走向了克服形而上学的道路。

在第三次集中讲课中,施瓦德勒教授重点论述了海德格尔早期核心著作《是与时》与“历史性”问题的关系。教授基本观点是:《是与时》之所以成为了残篇,在完成了原计划第一部分的三分之二内容之后就嘎然而止的真正内在原因乃是,海德格尔逐渐洞见到,要想达成他在第一部分的目标“通过将时间性解释为此是之烦的结构整体的意义,进而解释时间乃是使是之意义(Sinn von Sein)问题得以可能的视域”,那么海德格尔就必须以原计划的第二部分“就时态性问题对西方是态学历史的解构”为前提。由于历史性问题逐渐走向海德格尔是之追问的核心,他不得不扭转了是之追问的进路。

在第四次集中讲课中,施瓦德勒教授重点讲述了后期海德格尔的重要作品《同一与差异》中所突出强调的“人与是(存在、Sein)的相互共属”、生成事件(Ereignis)以及“作为差异的差异”思想如何分别影响了法国当代现象学家列维纳斯、利科和马里昂,借此,他也分析了法国现象学对海德格尔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1023日,施瓦德勒教授在学院311会议室以“形而上学与政治——里德学派对当代哲学思考的意义”为题进行演讲。


施瓦德勒教授介绍了作为新联邦德国“开国元勋”的里德学派的政治哲学思想。以约阿希姆•里德(Joachim Ritter)为核心,于1947年在德国明斯特大学成立的哲学小组对亚里士多德和黑格尔法哲学的阐释,对战后德国的政治思想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起码在两个要点上为新联邦德国的精神完成了奠基:1、政治哲学的基本对象不是哲学意识形态,而是历史现实,也就是对实际存在的政治生活形式进行理解和解释;2、国家的正当性来源在于保障其公民的自然权利,它主要不是从任何抽象原则演绎出来的规范性,而是一个具体的社会文化进程的结果。最后,他还介绍了经由我院哲学系贺念副研究员翻译成中文,并于今年9月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其个人专著《论人的尊严》。

此外,施瓦德勒教授还受邀在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和中山大学进行了讲学活动,并受德国驻成都总领事Klaus Schmidt先生邀请参加了与德国驻成都领事馆诸负责人的交流活动。

施瓦德勒教授于116日正式结束此次中国讲学之行,返回德国。临行前,他表示中国学生的求学精神以及中国文化的热情好客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并对此行一路帮助过他的各界人士表示衷心感谢。我们也期待着施瓦德勒教授明年的再次来访!



Walter Schweidler教授简介:

1957年出生于南德,在慕尼黑大学完成本科到博士学业,学习哲学、神学、法学和政治学。

他是德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施佩曼(Robert Spaemann)的重要弟子之一,也是德国当代著名现象学家瓦登菲尔斯(Bernhard Waldenfels)哲学教席的接任者,是德国政治哲学(里德学派和“人的尊严”问题等)和现象学领域的专家。2000-2009年,施瓦德勒教授在德国波鸿大学哲学系任教席教授。2009年起至今在德国艾希施泰特-因戈尔施塔特大学哲学系任教席教授。201710月起被聘为四川大学哲学系高端外籍教授。施瓦德勒教授同时担任德国著名Karl Alber出版社“现象学”书系和Academia出版社“东西方思维道路”书系的主编。

施瓦德勒教授迄今发表重要论文100余篇,主要著作包括:

《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概念》(1983

《形而上学的克服:论卡尔纳普、维特根斯坦、斯宾格勒和海德格尔》(1987

《精神力量与人权:人权的普遍性要求与第一哲学问题》(1994

《好的国家:从柏拉图到当代的政治伦理学》(2004

《追补不上的:对一种非直接性形而上学的献文》(2008

《论人的尊严:人格的本源与生命与文化》(2012年,并于2017年在人民出版社中文出版)

著述被翻译成英、法、日、中和西班牙文等。

领导邮箱

书记信箱地址:spascu@163.com

院长信箱地址:jxp9029@163.com

提示:请将您的宝贵意见或建议用常用邮箱发送。

川大公共管理学院二维码

川大公共管理学院 (scu-ggglxy)

提示:扫描二维码关注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